我出生在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山村

song 224 10

75年出生的我,大概是记不起爸妈年轻时的样子了,那年头不象现在,可以用镜头记录每天的生活,如果真有,那个穷的揭不开锅盖的年代,也没什么可以记录的,某个时候总是听人说还是原来的社会好,家家夜不闭户,没有小偷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,不是没有小偷,是没有东西可偷……

我的出生地是农村,属于那种上不挨天下不挨地的农村,这是到今天我给老村的评价是,太穷的地方可能有人去扶贫做慈善,或是政府来推倒重建,太富的地方全是别墅洋房,我们那个村子,硬是没人去看一下,我们祖辈都要咬着后槽牙鼓起青筋拼了命的自己低头往前奔,穷山恶水出刁民,这话别人敢说,我们一定是全村人提着棍棒把你撵出去,但我们私下在心里头就是这样说我们自己村人的,从小,我们村的各种矛盾与吩争不断,一块红薯,半颗玉米,两个辣椒都能引起女人们跳脚大骂,继而男人们棍棒相向,接着同宗同姓大规模参与,要不就是以一方偃旗息鼓而止,要不就是在我村长爷爷的主持下,各打五十大板,每人骂一通,不了了之……

因为当时太小,模糊的记忆中有些事大概是做不得的

我记事比较早吧,模糊记得的两岁左右还有生产队,小银爷爷是生产队长,每天吃过饭就敲响我家门前核桃树上挂着的那个牛车轱辘做的钟,全村的人开始上工挣工分,男人们去地里忙活,女人们去割牛草,我们小孩子就满村子的乱跑着玩儿,最开心的是牛草割回来上交的时候,高高的牛草堆上,成了我们的乐园,一堆小孩子在上面翻跟头,我是我们这辈的老大,和我同龄的基本上都是我的叔叔,小时候最不开心的事情就是好多比我小的我也要去叫叔叔或是姑姑,这就是我总偷偷打哭他们的原因,大体上多是他们不愿意叫我叔叔,对,宁肯哭都不叫,于是,经常有爷爷或是奶奶带着娃娃来我家找我妈告状,板着脸骂我:“鳖孙,又打你叔(姑)了……”我光着屁股扛着肚子不宵地回一句“他也打我了,我都没哭……”

土坯墙,茅草屋,院里有枣树、梨树,还有一个小石磨房,我家的院门很有特色,是用树条别起的栅栏门,有人来找我爸妈隔着门就可以看到里外,那个年代,没有人会嫌弃,因为家家都差不多,我家非常奢侈的地方就是还有土坯做的院墙,那时候的农村,有院墙的不多,总陪着我玩耍的那条黄花狗,我现在已经记不起它的名字,名字不重要,因为那时候基本上有小孩的家庭都会养狗,小孩子拉巴巴的时候不用去铲,因为顺便就可以喂狗,那个年代狗是铲屎官,不象现在,人变成了狗的铲屎官,我欺负起那条狗也是肆无忌惮,抓它的脸,还要拉它躺下给我做枕头或是骑着它出去玩,爸妈上工忙农活的时候,大概也是它在带着我,那时候没有偷小孩儿的,自己家都养不活没得吃,谁也不会傻到抱别人家孩子来养,另外可能就是80年之后才开始实施计划生育吧……

我爸他们那辈儿有姐妹兄弟共七个,大伯一直单身,爸爸排行老二,爷爷奶奶特别喜欢我,也可能因为我是大孙的关系吧,爷爷不管去哪里走亲戚都会带着我,但绝对没有好吃的给我,那个年代没好吃的,给儿子说起往事时儿子问我,你怎么不去小卖部买呢?我笑笑不语,农村的孩子连代销社都看不到,去哪里买呢?偷挖生产队的红薯去小沟里洗了不去皮就咬着吃,偷生产队的花生吃,吃完了还拉肚子,也只有我们七零后应该才知道蚂蚱和麻雀也能烧着吃的吧,香不香不记得,总之也算是肉吧,但那烧糊了毛发的味道太难闻了,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三达(我爸亲兄弟,排行老三,有些地方叫叔吧)最会沿着河捉螃蟹和小鱼,三达只要是晚上拿着火把出去,回来总是满满一桶,请忽略那时候家里没油的事,那小鱼和螃蟹没油放火上炒了也照样吃的满嘴留香,回味无穷……

我出生在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山村

图1:老人们在给生产队的牛铡草,记忆中,也有小孩子干这个活的,所以,我们村有几个小孩子的手指都因此弄断了,但凡是家庭条件稍好一点的家里,是不允许小孩子来做这个活的。

图2:农村最常见的运输工具,架车,主劳力在前面拉,女人或是半劳力在后面推,别问我怎么不用牛车,整个生产队没有多少头牛,有更重的活要干。

图3:这应该是生产队分开后的场景了,为了赶农活,饭都是挑着送到地里去的,对,不用洗手,我们都这样两手泥巴吃着家里的饭长大了。

图4:生产队屋,暂放粮食,豆腐房,农具,除了“农业学大寨”的标语,还有“毛主席万岁”等标语,那年代没有条副,所有的字都是直接上墙的。

图5:生产队开会,我们只知道在大人堆里跑着玩,至于开的什么会,我们真不知道,后来家家有了纸喇叭,开会的次数在减少了。

图6:台加生产的女人们,那个年代,都是要计工分的,我爸是生产队的计工员,因为他是高中毕业生。

图7:这就是我们当时的娱乐游戏之一,分两队,都拉起手,相互派人去冲击对方的队型,冲开了可以拉个人回来,没冲开的就要加入对方的队伍,冲锋之前要唱几句儿歌的,可惜,我具体的歌词了

我出生在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山村

图1:这就是我们家磨房内的那盘磨,奶奶总佝偻着身子给我们磨玉米,村子里还有一盘更大的,每到饭点,全村的人都会围着大石磨吃饭。

图2:麦秸垛是我们小时最喜欢的地方,可以在垛子缝中来回跑,也可以在小垛子上面翻跟头,还可以抱点麦秸烧红薯。

图3:我家的老屋现在已经没了,这是在网上找的照片,和我家原来的差不多,就是这个样子的,三间主屋,一间厨房,我们叫灶伙。

图4:这是我记忆最清楚的那个年代的年画,几乎家家都有,也就是过年的时候才会买一张贴屋里。

图5:我们村现在的样子,不明白一件事就是,原来的老屋大家都是建在一起的,现在各家建房都是分了好远的,这就是年代感吧。

图6:这个在我们村叫马灯,可是我家又没有马,在手电筒普及之前,马灯还不算电器,基本上家家都有。

图7:这个老厉害了,70后的小孩子都有这个武器--弹弓,并且功夫一个比一个好,能不能吃到喜鹊、鸽子等美味,就看你的准头怎么样了

忘了说了,我的老家,平顶山市鲁山县的一个小山村,叫范庄,那是我的出生地,那里有我最无忧无虑的童年和最美好的回忆……

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
表情 图片 链接 代码

  1. 雪儿
    雪儿 Lv 1

    宋哥哥,雪儿看你来了,结婚之后我就不再玩这个了,我现在连朋友圈都不发了,雪儿懒了呢

  2. 倩影
    倩影 Lv 1

    果然是前辈,叫你宋叔叔吧 ~~ :)

  3. 随遇而安
    随遇而安 Lv 1

    宋老师这是忆苦思甜呢,是准备出书吗

  4. 影子冷锋
    影子冷锋 Lv 1

    原来你是从其他村搬过来的,我说不记得你小时候的事,不知道你家是从哪里来的

  5. 小宋
    小宋 Lv 2

    我也是70后,我小记事的时候已经没有生产队了,但那个年画好亲切哟

    • song
      song 站长

      @小宋是啊,原来的年画好象都是手绘的,没几张

  6. 楠宝
    楠宝 Lv 1

    用手机看字太小了,好费劲呢……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