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ng

59 0

我曾“错把陈醋当成墨,写尽半生纸上酸。又曾错把墨当成醋,喝尽半生心里苦。”终是“错把墨醋两相掺,半生苦涩半生酸。”

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
表情 图片 链接 代码